最近,有3件大事,一定与你息息相关。

第1件:中国第一季度GDP增速是-6.8%。对,你没看错,是负数。也就是说,不仅没增长,反而减退了6.8%。这是自1977年以来,中国经济首次出现负增长,实属罕见。其中,第一产业下降3.2%,第二产业下降9.6%,第三产业下降5.2%。

第2件:全国各城市,发放消费券超100亿元:温州18亿、杭州16.8亿、深圳宝安区2亿、武汉5亿、南京3亿、北京西城区1.5亿......

天上掉馅饼,哪有这么好的事?还真有。良叔在深圳就亲自试验过,领取电子消费券后,买东西确实可以抵扣。第3件:西南财大和蚂蚁金服联合发布《中国家庭财富指数调研报告》。从资产来看,总资产5万元以下的家庭财富缩水最严重。相反,资产超过30万的家庭,反而有财富上升的趋势。其中,金融资产超过300万元的家庭,财富上升幅度最大。具体原因,咱们改天分析,但有一点可以确定:疫情期间,人与人之间的财富差距被进一步拉大了。以前可能是20%对80%,以后可能是1%对99%。这3件大事,都说明了一个问题:底层的经济困难,与消费不足。这几个字看起来很宏观,但却会在未来深刻的影响着每一个人。

1

疫情冲击

很多证据都表明,短期内要在全球范围内消灭新冠,是不可能的。随着战线越拉越长,疫情给经济的冲击只增不减。2008年经济危机后,世界贸易总量暴跌了 13%。与之相比,今年疫情的冲击会更加残酷。1-2月,中国出口价值同比下降17%。3月和4月,国外疫情愈演愈烈,出口额更是急剧下降,近乎腰斩。之前有很多人嘲笑国外疫情,每当国外确诊又增加时,他们还高呼:真是活该!与此同时,也有人说,别用小人心态隔岸观火,小心引火烧身。现在看来,国外的“火”,确实对我们有很大影响。欧美发达国家第三产业,占比很高。2019年,各国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依次为:美国高达80.6%、英国78.4%、德国70%、日本69.1%......也就是说,他们的制造业大部分不在本国,而是转移了。

转移到哪里呢?主要是劳动力相对廉价、资源和产业链更丰富的发展中国家。而号称“世界工厂”的中国,排名第一。中国贸易量占全世界的12%,是全球最大的贸易国,也是100多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。当国外被疫情影响,我们必然无法独善其身。国际劳工组织预计,全球今年新增失业人数或超2500万,注意是新增。而美国,最近累计就有1600万人失业。经济学家预测美国失业率将达到12%,这将是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高的数字。试想,当外国人受疫情影响,纷纷失业,没钱消费,将给中国制造业带来多大麻烦?现在,多米诺骨牌已经开始倒下。外贸行业不容乐观,国外订单减少和取消,带来的停工、降薪、裁员以及工厂倒闭,正真实发生着。最近,迪士尼停薪10万员工,BOSS直聘App因为找工作的人太多,一度崩溃。国际上也十分悲观:

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,全球经济将出现大萧条以来的最严重衰退;世贸组织WTO预计,今年全球GDP萎缩2.5%-8.8%;赫拉利说,这或许是我们这一代人目前遇到的最大危机......

在这样的国内外形势下,你以为自己还能独善其身吗?去年,美团王兴说:2019年是过去10年里最差的一年,却是未来10年里最好的一年。当时大家都以为是个玩笑话。如今再看,一语成谶。卫夕说:不要认为你的人生就这样了,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。

2

智能革命

我一直觉得智能革命可能比经济危机更有杀伤力。先来看看,人类工业革命的迭代速度:

第1次到第2次工业革命,大概花了100年;第2次到第3次工业革命,大概花了80年;第3次到第4次工业革命,大概花了70年。

这个时间不断缩短。更厉害的是,这一次智能化的技术革命,迭代速度将远超你想象。就以汽车智能驾驶芯片EyeQ为例。这个芯片一经发布,就开始了“指数级成长”。迭代周期从5年,到18个月,再到14个月......而且,芯片的计算性能在14个月内,增长至原先的6倍,远远超出摩尔定律。

▲EyeQ系列芯片的“迭代”路径

还有更牛的:比特大陆宣布,AI芯片将会9个月内迭代一次。这些都是智能技术革命的一个缩影。而这些技术的飞速变革,将会完全颠覆和重构所有行业,我们每个人,都将是历史变革的见证者。影响显而易见:

因为自动驾驶技术,出租车、货车、网约车司机将在未来逐渐失业;因为中国全面推行ETC,所有高速收费站的收费员将逐渐失业;因为5G,“云”将取代“端”,世界上所有的iOS和安卓程序员将逐渐失业......

说起来像贩卖焦虑,但这些事每天都在真实发生着。哪怕遭遇疫情,在你看不见的广袤大地,暗流涌动。回想一下,大哥大、复读机、MP3、摩托罗拉和诺基亚,这些以前你觉得可以一直牛逼很久的东西,其实没几年就被迅速淘汰了。哪怕曾经是世界第一手机的诺基亚,也是说倒就倒。

在这样千变万化的时代里,没有什么模式不能被颠覆。

我们个人,也是一样。

不仅换行业、换工作的频率会增加,而且下面的现象,将持续动摇我们对职场价值的固有认知:

工作岗位不断减少。以超市为例,智能支付系统让超市店员减少50%以上;知识更新迭代加快。意味着跟不上节奏的人丢工作,造成难以逾越的“本领恐慌”;高强度的用工模式。996逐渐成为常态,“要么找不到工作,要么就被压榨到尽”。结构性失业。中年失业越发明显,效率为王,就会淘汰“落后产能”,而大量中层由于工资高、有家庭、精力减退,从而遭遇裁员。这种“中年危机”,慢慢从焦虑变成现实。良叔一位朋友,从某大公司高管位置被逼退,虽拿了不少补偿,但闲不住,投资了几家民宿.....后来彻底失去了音讯。谈到他,总能想起新裤子的那句歌词:

“不能再见的朋友,有人堕落,有人疯了,有人随着风去了”。

3

消费习惯

上面所说的全球经济危机和智能革命,两者叠加下,会给我们的消费习惯,带来“不可逆”的改变。首先,没钱消费。因为经济不景气,工作朝不保夕,收入减少和不稳定,就肯定没钱消费。然后,不敢消费。经历过这次疫情,中国人的危机意识变得更强了,本来就热衷储蓄的我们,变得更加热爱储蓄了。据统计,中国一季度的居民存款增加6.47万亿元。这是什么概念?这意味着,平均每天有超700亿存款涌向银行。“现金为王”的箴言,已被奉为圭臬。就算口袋里有点余粮的,也转变成了理性消费。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一季度,代表消费力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,呈现断崖式下降,同比下降20.5%。其中,餐饮、服装鞋帽、金银珠宝、家电、家具、汽车这几个大类的降幅,更是超过了30%。为什么是这几个品类,降得格外厉害呢?很简单:房贷、车贷、子女教育等刚性消费必不可少。那么,唯一能砍掉的,就只有非必需品消费。

有人说,中国开始“消费降级”了。实际上,对于当下的消费者,他们更希望的是:“价格降级,品质升级”:价格低,但质量不能低,甚至要更好。本来大家就喜欢“用最少的钱,买最好的东西”,遭遇疫情,这种热情更加高涨。《2020中国消费者调查报告》显示,有60%的受访者表示,就算生活富裕,也希望把钱“花在刀刃上”,北上广深的人也不例外。疫情下,很多人开始摒弃对“名牌”的执念,转而追求价格平民、使用舒适的基本款。人们似乎不再从过度消费中获得满足感,也不再需要通过物品来彰显个性和地位。极简生活的理念开始流行,很多人在做“断舍离”。这不仅仅是经济困难,而是人们消费观念和习惯的改变。也就是:大家并不是去买便宜的地摊货,而是选择那些有一定品质保证的平价商品。小米有品、网易严选、名创优品的成功,就说明了这个趋势。最近,本来价格就很便宜的名创优品,宣布在保持质量前提下,价格大幅下降30%,并在今年计划新开1200家店。平价品牌的逆势扩张,就是“新消费”的最好例证:3000元的戴森吹风机确实漂亮又好用,但199元的米家吹风机一样也能把头发吹干。阿里大数据显示,“新中产们”平日里喜爱的高端护肤品、高档红酒的销量都在大幅跳水。以前主流媒体都在奉劝大众“极简主义”,现在呢,不用劝了,没钱,自然就“极简”了。

4

高层出动

正是在这样消费疲软的情况下,高层急了。为了激起大家的消费热情,领导们亲自出马。他们披挂上阵,化身“吃货”,带头“下馆子”。有网友说:深夜不宜看新闻,易饿!为啥?因为你会看到各地市委书记直播吃东西:重庆火锅、云南过桥米线、南京鸭血粉丝汤......那还睡什么睡?赶紧起来吃夜宵、点外卖啊!为了拯救火锅行业,重庆副市长李波和商务主任张智奎,进店吃火锅。席间,他们赞不绝口: “我已经两个多月没吃火锅了,今天真的非常解馋!”

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,去夫子庙的大排档,吃鸭血粉丝汤。

“春季螺蛳夏季虾,秋冬螃蟹口味佳。”现在正是嘬螺蛳的好时节,江苏淮安市长陈之常,吸起了本地特色小螺蛳。

还有青海省海东市委书记,鸟成云吃拉面和小菜。

昆明市委书记程连元,吃过桥米线。

无锡市委书记黄钦,吃小笼包。

河南濮阳市长杨青玖,吃羊肉烩面。

更厉害的是,荆州副市长邓应军在直播间卖小龙虾,观看人数131万,带货793万元:包括6万份小龙虾,12万份洪湖莲藕......

除了这些,还有:

湖南衡阳市委书记邓群策,吃鱼粉;浙江嘉兴市委书记张兵,吃馄饨;江苏徐州市委书记周铁根,喝奶茶......

他们之所以这么做,就是为了消除恐慌,在防疫的同时,带动消费。而企业也没闲下来:

万达广场发放2亿消费券;上海苏宁易购和家乐福联合发3亿消费券;红星美凯龙发20亿消费券......

表面是消费券,实则“劝消费”。但真实情况是,大家不是不愿意消费,而是很多人真的已经没钱消费。